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少女同学网 >> 这个剑修有点稳 >> 第564章 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求订阅)

第564章 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求订阅)

四野鸦雀无声,人们的心潮都是因为陆青山的话,泛起了巨大波澜。

自创战法?

一个杂血,一个初等魔将,竟然是能自创战法?

而且还不是那种自己过家家的“战法”,而是足以让他越境打败枫天明的强大剑术!

《七绝》本身就是魔将这个境界中,少有的强大战法。

青戈竟然能将这个等阶的剑术进行再创造,加强其的威力!

这是何其恐怖的天资啊?

嬴明月英气十足的面庞上也尽是震惊。

她一双清亮的眸子不断闪动,泛着异彩,目不转睛地盯着演兵台上持剑而立的那道身影。

枫王府的人心中则是咯噔一下。

这个赘婿展现出的手段太过惊人了。

“太厉害了,竟然越一个小境界,将枫王府的纯血给打成了这样,这是天生的战斗奇才啊!”许多人喃喃道。

他们看着台上的青戈,心绪难以平静。

青戈对他们剑罗王城之人开群嘲,这件事的确让他们感到十分不满

但青戈目前所展现出的手段,也确实是让他们感到敬佩。

崇拜强者,是各个魔族所共有的风气。

“还来吗?”台上,陆青山看着身受重伤的枫天明,平静问道。

他并没有选择趁势追击,直接斩杀枫天明。

这并不可能,因为他若是真想做到这等地步,台下枫王府的人便会立即出手拦下他。

不然,枫王府的人亲临现场是为了什么?

毕竟,陆青山的残暴之名已经传得众人皆知了。

当然,他也没想过这么去做。

那些寻常魔将,他是可以毫无顾忌地斩杀。

但枫天明可是来自枫王府的纯血,是枫王府的继承人,身份地位绝然,他没有理由凭白招惹祸端。

“我败了。”枫天明咬牙道。

他还有拼命的手段没用。

可问题是,“青戈”到现在甚至连他的神魔体根基都未使用。

更别说他还掌握了兵魔一族无上秘法---兵字诀。

而且,这还只是青戈表现在明面上的底牌。

谁知道他暗中还有什么手段呢?

很显然,即使是拼命,他也拼不过陆青山。

这又不是生死搏杀,陆青山也不是他的生死仇敌。

他没有理由去做到拼命那种地步。

所以,他选择了认输。

这一结果让枫王府的人感到无比失落。

自家的当代最强纯血,竟然败给了一个杂血的初等魔将。

这简直是在打击他们的信念。

陆青山见此微微颔首,随后野性且自信的目光扫遍全场,缓缓道:“今日就先到此为止。

不过我把话先放在这里,你们王城中人还算是强大,但仍然绝不是我的对手,若是有不服者,尽可挑战我。”

“我青戈,等你们来战!”

他发丝飞舞,无比狷狂且自傲。

台下的人,一时无话。

经过刚刚那一战,他们已经没有底气轻易开口辩驳陆青山之言。

毕竟陆青山的实力,所有人都是有目共睹,心里有数。

他们心中甚至产生了几分挫败感。

竟然真的让他又赢下来了……

没实力的狂,是跳梁小丑。

有实力的狂,那叫自信。

所有人都感觉无话可说,无底气再开口讽刺青戈。

嬴明月也是霍的抬头。

她看着陆青山那副意气风发且神勇无比的姿态,面容上满是复杂神色,娇躯微颤,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与此同时,陆青山仿佛是察觉到了什么。

他福至心灵般地转过头来,刹那间,目光与嬴明月交汇。

这让嬴明月心中不禁涟漪骤起。

其实,若是换个人有如此表现,她顶多也就是看个热闹,不会太在意。

问题是,陆青山在名义上,算是她未来的夫婿。

虽然陆青山在向她“借”血灵晶时,曾承诺两人只做有夫妻之名,无夫妻之实的假夫妻。

但不论如何,她还是不可避免地对陆青山产生了一种极为特殊的观感。

不过,两人也仅仅只是这么对了一眼。

因为陆青山很快就是收回目光,径直离去。

见“主角”都离场,其它人自然也没有心思再在此处久留,很快就是散去。

这片地域,最后是慢慢恢复了宁静。

但是这场风波,似乎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

枫王府的纯血也败给了来自森罗王界的杂血赘婿,青戈居然自创了一惊天战法.......

随着消息传出,更大的震动发生。

“一个杂血,连败十三同境魔将,还依靠着自创的战法,败枫王府纯血,这是何等惊人战绩啊?”

…………

“气候已成啊。”鸿烈魔主府,嬴烈很快就是收到消息,眸子倏地射出如冷电般的锐利光芒,冷冷看着身前的嬴钧。

“这么看来,青戈与他的那两位兄长,也就差在血脉上了。

但是血脉的问题,却并不是不能解决的,”嬴烈手指轻轻敲击着桌子,“反而是他的天资,绝不是常人所能拥有的。”

“拥有如此本事,自创战法,还能耐心性子,将之隐而不发,直到现在才锋芒毕露。”

他似笑非笑道:“人才,绝对是能成大事的人才,有枭雄之姿。”

“父亲说的是。”嬴钧沉声应道。

他先前对青戈百般嘲讽与针对,但真当青戈展现出他的本领后,他就已然是将自己心中的不屑与鄙夷全部收起了。

他不认为自己有资格瞧不起这样一个注定未来成就不凡的人。

即使他只是杂血。

“不用犹豫了,直接与他谈合作吧,在他才刚刚起势的时候投资,才能收获最大的利益。”嬴烈果断道。

专业的说法就是,“原始股权”总是最有价值的。

“我知道了,父亲。”嬴钧恭敬应道。

成大事者,首先得果断,切忌优柔寡断。

这是嬴烈的座右铭,也是嬴钧所认同的观点。

.......

房间中很宁静,陆青山坐在桌子边,在沉思着。

“名声已经初步宣扬出去,但是目前还不够。”他喃喃自语道。

要想接触到‘魔’剑,并且能有机会掌控‘魔’剑,他首先要把自己天才的名声坐实。

这是必要的铺垫。

先不提他能不能通过战法碑的考验。

一个赘婿,一个众人瞧不起的杂血,就算他真的接触到并掌控魔剑,怕是王族也不会多高兴。

他们反而是立刻会以强硬的姿态收回‘魔’剑——就算我自己用不了,也绝不会便宜你。

所以他需要巨大的名声,和一些在关键时刻,能站在他这边,为他说话的人。

这只能靠他自己去运作。

而以他目前的情况,也只有走天骄这一条路是行得通的。

想钓鱼,你首先得放上鱼饵。

这也是他为何表现出这般张狂的姿态。

他必须是得用这种博出位的方式,表现出自己的价值。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第一只上钩的鱼,竟然会是......

鸿烈魔主!

他的手边是来自鸿烈魔主府的传信:

嬴钧邀请他同行前往血神岭。

血神岭,是弑吴一脉血神砂矿脉所在的地方,距离剑罗王城极远。

传信中的意思是,在他与嬴明月成婚后,血神砂矿脉便是要转手到他手中。

所以他想要带“青戈”先去熟悉一下矿脉的情况。

看上去很合理的说法。

只不过事情肯定没有明面上这么简单。

这是来者不善,还是说......

陆青山在思索着。

来者不善应当是不可能的。

鸿烈魔主就算是要对他下手,也是下黑手,哪敢这么明目张胆?

所以,应该是好事才对?

那就应下吧。

倒是要看看鸿烈魔主这边到底打得是何主意!

陆青山果断做出决议。

事到如今,虽说他一直是如履薄冰,但胆子却也是愈发大了起来。

两者看似矛盾,却是合理的。

首先,他的身份一旦暴露,那就是万劫不复。

所以他必须得小心翼翼。

但是,他想做的事情却是惊天大事,而且分秒必争,容不得耽搁。

他若步子不迈得大一些,行为举止不大胆些,又如何能成事?

也是如此,他才会在刚来剑罗王城数天的情况下,就把自己置于万众瞩目的情景中。

........

翌日。

来自灵王府的纯血,对陆青山发出宣言。

“你青戈近日动静闹得倒是极大,看上去还有点意思。

既然这样,那我灵乌就勉为其难出手一次吧,这么好的陪练错过实在可惜。”

灵王府纯血,灵乌这般道。

说的很平静,但态度却是强势万分。

按他的意思,青戈在他眼里,只是他的陪练水平罢了,根本算不得什么!

不过,并没有多少人觉得灵乌是目中无人。

因为,他真的太强大了!

“灵乌这家伙竟然亲自出手了吗?”

枫王府中,伤势已经尽数恢复的枫天明,听到消息后内心大受触动。

他面色略微动容。

“虽然灵乌与枫王府的枫天明同为高等魔将,但论实力,灵乌却是要胜过枫天明许多的,这下子又不好说了啊。”

“的确,灵乌在高等魔将中或许不能算是最强的那个,但绝对是最出众的几位之一。

若是青戈还能胜,那几位已经达到顶尖魔将层次的真正天骄,可能就要出手了!”许多人这般谈论道。

在王城中,各家的纯血天骄孰强孰弱,具体排名没有,但大致的实力划分,大家却也是心里有数,并划分出几个梯队。

枫天明,虽别列入这一代王城天骄第二梯队之中。

但他的实力,也不过是排在第二梯队中下游的位置。

灵乌,却是第二梯队中的最强者之一。

两者的差距显而易见。

若是灵乌都败了,正如众人所说,真的是只有第一梯队中的那些无敌天骄出手,才能战胜青戈了。

到底是青戈延续神话,还是灵乌为王城正名?

王城中人都十分期待。

然而他们注定是要失望了。

青戈的府邸之中传出消息:

“青戈殿下今日有事离城,不在府中,若要挑战,改日吧。”

“青戈今日有事不在城中?”大家很是意外。

“有人看见他今日与鸿烈魔主的长子嬴钧一起离城,不知道是要去干嘛。”

这让许多人都是一怔,随后露出异色。

王城虽大,但很多事情与龌蹉其实私底下却是众所周知的。

比如,弑吴一脉的鸿烈魔主,对自己父亲的私生女嬴明月十分不爽这件事,便是流传甚广,不算秘密。

“不会是要找青戈麻烦吧?”

青戈是弑吴魔尊为嬴明月找来的赘婿。

如今他这般名声大噪,视嬴明月为眼中钉的鸿烈魔主,做出反应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不大可能,弑吴魔尊还没走呢.......

再说,因为青戈这几天的惊艳表现,现在王城中人都在说弑吴魔尊慧眼识珠,寻到了一良婿。

鸿烈魔主要是在这种时候找青戈的麻烦,不就等于在打弑吴魔尊的脸吗?他哪敢?”有人道。

很快,一些情报灵通之人,摸清了情况。

原来是邀请青戈去一观血神砂矿脉,为他以后接手此矿脉做准备。

“这倒是合情合理,血神砂矿脉原本就归属鸿烈魔主管辖,只不过被弑吴魔尊当做嫁妆,陪嫁给了青戈。

起先鸿烈魔主肯定百般不愿意,将价值不菲的矿脉转给他人,不愿配合,这等于是在他身上割肉。

如今青戈名声大噪,表现惊艳,他应该是再不愿意,也改变不了这事实,索性就认命了,甚至是主动改变态度。”众人这般判断道。

鸿烈魔主向来是个聪明人,不会分不清局势的。

“那看来今天是没有好戏看了。”大家有些遗憾。

青戈去血神岭了,,自然就没法应战了。

“那我等你家主人回来。”

灵王府那边又传出话来。

战斗,在青戈回到王城时,就会再度爆发

........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天山,玉门关。

柳絮阁内,眉如远山的倾城女子正在闭目冥思。

桌子上,摆放的是数个玉简。

片刻之后,夏道韫睁开了眼。

她的眼睛清澈宁静,犹如水波横,清幽潋滟。

夏道韫指尖轻轻叩着桌面,声音清冷且出尘,喃喃自语道:“浣灵宗,浣灵宗......”

在陆青山离开后,她便是动用自己在大夏中的势力,详细调查了一番浣灵宗的情况。

调查得到的结果却是毫无破绽,浣灵宗似乎并无任何问题。

唯一的污点就是当年出了个长庚掌教。

但浣灵宗也是快刀斩乱麻,很快就当众处决长庚掌教,以儆效尤,决心与意志显而易见。

怎么看,浣灵宗都是一个成色正宗的人族道宗。

但正是这样天衣无缝,才是最大的问题。

因为百幻蝶之事,已经表明浣灵宗中必然还有内鬼存在。

可她却是什么都调查不到。

这正是表明了情况之糟糕,以及浣灵宗内鬼的一手遮天。

“不好办啊。”夏道韫轻声道。

在陆青山事了之前,她并不好大张旗鼓找浣灵宗麻烦,甚至不好将此事传给他人,免得害了陆青山。

这些限制,让她很难有办法彻查浣灵宗的情况。

她现在能做的也只是先盯紧浣灵宗,防止他们有人再作妖。

然后,等陆青山归来,再真正对浣灵宗发难。

随即,夏道韫又想到了什么,眸子中泛起涟漪。

“青山离开也有快十天了吧,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一切是否还顺利......”

与其它人直接表现出的种种担忧不同,夏道韫在面上一直都很镇静和淡漠。

好似她并没有太过在意陆青山此行一般。

但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她再明白不过。

自己的首徒,要去那么危险的地方,行危险之事,她又怎能不牵挂在心?

想到于此,夏道韫不由抿起嘴唇,摇了摇头,自语道:“一个徒弟就能让我这么忧心了……

看来以后徒弟还是不能多收,不然我可顾不过来。”

在她的生平中,是几乎不存在所谓牵挂这种感情的。

可这一回,因为陆青山,她却是清晰感受到了。

虽然这很新鲜,但夏道韫并不想多体验。

...........

血神岭是一座仿佛被凭空割掉一层的丘陵,样式极其怪异。

丘陵之中,则是有着一个个规律排列的大坑。

大坑中漂浮着浓郁的血红色云雾。

因为这些血红色雾气的存在,从远处看,旁人根本看不清坑洞之中的情景。

这时,一道流光自远处天际划过,接近血神岭,最终在血神岭上空停下。

在流光中,一艘流线型的狭长飞舟浮现。

紧跟着,两道身影从飞舟之中跃出。

嬴钧与陆青山。

“到了,这便是我们弑吴一脉所掌握的血神砂矿脉。”嬴钧指着底下排列整齐的坑洞,对陆青山道。

陆青山放眼望去。

可见在每个坑洞之中,都有着许多身形佝偻的魔族。

他们跪伏在地上,用手在沙地中不断翻找着什么。

这些魔族的皮肤如缺水一般,均是龟裂,起皱。

地面上除了那些血色的沙土,还有诸多森森白骨。

“血神砂会释放出腐蚀生命的煞气,也就是你看到的这些血雾。

在这种环境下,所有的生命都会被血雾不断腐蚀。

他们至多能撑半年,就会死去,腐化成白骨,也正如你所见到的。”嬴钧指的是那一层叠一层的森森白骨。

“这些煞气,即使是对我们都会有一定影响,所以我们远远看着就行了。”

嬴钧接着介绍道:“但是血神砂又藏在这些沙土之中,极其稀少且微小。

它们虽释放了这些恐怖煞气,但本身却是有隔绝气息的能力。

要想开采获得它,只就能是让贱民们用肉眼,用性命在沙土之中翻找。”

“血神砂储量越多,煞气也就越浓郁,人也就死得越快。”

“因此,血神砂矿脉又用每年死多少人,作为评判矿脉富饶与否的依据之一。

而在我们这道血神砂矿脉,每年都会有近五千贱民死去,是绝对的富矿。”嬴钧得意万分。

“一年死近五千人?”陆青山挑了挑眉毛。

“是的,这么多年下来,死在矿脉中的贱民,怎么着也有百万之数了吧。”

嬴钧咧嘴一笑,“不过,我们深渊,最不缺的就是这些贱民了。”

“说的不错。”陆青山嘴上应道,心中却是发寒。

不是害怕,也不是同情,就是单纯的发寒。

牺牲自己同族的性命,只为开采血神砂矿石。

这在人族的观念之中,是绝对邪恶,不容许存在的事情。

当然,唯利是图是劣根性。

人族之中也绝对少不了能干出这种事情的人。

可区别在于,这些人也只敢在暗中如此行事,知道这些事情是不被世俗所接受的。

又哪里会像魔族这样,将之视作理所当然之事?

不怕有人做邪恶之事,因为总会有人去制裁他。

怕的就是邪恶之事变成了无罪,变成了理所当然。

而魔族的风气,显然已经是这样了。

可想而知,魔族对自己人都能如此无情,若是将来人域失守,他们又会怎么对待作为异族的人族?

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就在陆青山思绪纷飞之时,血神岭中有三道流光飞来,停在两人身前。

三个戴着形状奇特斗笠的魔修显出了身形,对着嬴钧躬身行礼,“大人。”

嬴钧笑了笑,指着三人对陆青山介绍道:“这三位是矿脉的负责人,多年来都负责血神砂矿脉开采之事,经验丰富。”

陆青山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嬴钧又指着陆青山,跟矿脉的三位负责人道:“这是青戈,过段时间,血神砂矿脉就归属于他了。”

三位负责人闻言,脸色一变,这才反应过来,慌忙恭敬道:“见过青戈大人。”

陆青山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无需多礼。”

嬴钧一脸淡漠,“你们先退下吧。”

三位魔修不敢多言与久留,匆匆退下。

“这条血神砂矿脉,是我们弑吴一脉最为珍贵的资产之一,不过在你成婚之后,它就是你的了。”待三位负责人退下,嬴钧接着笑道。

“倒是我捡了个大便宜。”陆青山轻笑道。

“矿脉看也看完了,你这次找我又是为了何事,不妨直说吧。”陆青山收回目光,突然开门见山。

这一招把嬴钧都打了个猝不及防,猛地一怔。

不过他也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不紧不慢道:

“你既然如此爽快,我也不与你绕弯子,就直说了。

你先前在森罗王界的时候,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直到来到了剑罗王城,却突然是锋芒毕露。”

嬴烈图穷匕现,“应当是为了争夺你们森罗王界的界主之位吧。”

“那又如何?”陆青山冷声问道。

“我们可以帮你。”嬴钧并不在意陆青山的冷淡态度。

“帮我?”

“帮你夺得森罗王界界主之位。”

嬴钧自信道:“虽然你的天资有,手段也有,甚至可以为了避免被两位兄长针对,韬光养晦近百年。

但这其中还有很多难题,你是解决不了的。”

“比如你的那两位兄长,背后都有许多支持者,唯有你是势单力薄,无人支持。

比如你的两位兄长皆是纯血,而你却是杂血。

而自古以来,杂血都是没有继承家族的资格的.........”嬴钧剖开问题,认真解析道。

陆青山皱起了眉头。

“而这些问题,我们都可以帮你解决。”见陆青山这副表情,嬴钧胜券在握。

“帮我解决?”陆青山反问道。

“比如说是血脉问题。”嬴钧手中突然出现一个玉盒。

他对着陆青山打开玉盒。

下一瞬,一抹绚丽的血色光芒印入陆青山眼帘。

玉盒之中,正是一枚瑰丽万分,他无比渴望的魔族宝物,血灵晶!

嬴钧嘴角微微上翘,用蛊惑的语气,自信道:

“与我们合作,我们甚至可以给你提供血灵晶,帮助你完成从杂血到纯血的蜕变!”

喜欢这个剑修有点稳请大家收藏:(www.sntxw.com)这个剑修有点稳少女同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这个剑修有点稳最新章节 - 这个剑修有点稳全文阅读 - 这个剑修有点稳txt下载 - 暴走叉烧包的全部小说 - 这个剑修有点稳 少女同学网

猜你喜欢: 死亡神座足球豪门联盟之电竞莫扎特无限翻倍王者时刻神级英雄暴力主教从荒岛开始争霸元素高塔我要做球王法爷永远是你大爷召唤圣剑铸圣庭恶魔超正义NBA之王火影之宝箱系统你当像勇者翻过群山重生之王朝教父战神领主轮回游戏之魔兽网游之畅游子弹世界文明重启:我,外挂玩家我有一枚合成器网游之最强传说我的上单是真的菜
完本推荐: 一品江山全文阅读永恒国度全文阅读九阳剑圣全文阅读帝尊全文阅读相府贵女全文阅读华娱大时代全文阅读文理双修全文阅读权臣全文阅读官途借势全文阅读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至尊神位全文阅读城池营垒全文阅读首席御医全文阅读炼神全文阅读我是大玩家全文阅读农家仙田全文阅读都市超级修真妖孽全文阅读异界神修全文阅读超级电子帝国全文阅读重生只想搞钱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都市极品医神凰妃之一品嫡香白垩纪禁区厉少,你家老婆超凶的空间锦鲤之农门药香有四十八件帝具的我却只想靠自己我每周解锁一个新职业我的穿越者大军极品妖孽至尊天王殿乡野仙农墨桑箭魔洪荒调查员汉鼎余烟仙魔三国大玩家龙图案卷集·续拐走女老师的闺蜜快穿游戏加载中都市狂少基因大时代玄幻:反派大枭雄九眼天医清穿之四爷养成记也许我就无法拥有正常的青春三国:大耳贼!这是你逼我出山的!综穿之浮生有梦三千场长安调荣宁她是大佬的心尖宠

这个剑修有点稳最新章节手机版 - 这个剑修有点稳全文阅读手机版 - 这个剑修有点稳txt下载手机版 - 暴走叉烧包的全部小说 - 这个剑修有点稳 少女同学网移动版 - 少女同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