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少女同学网 >> 这个剑修有点稳 >> 第586章 危机显现

第586章 危机显现

“两位,现在时机特殊,有些偏见确实是要摒弃的。”见命尊与战尊一时不语,赤尊再度开口道。

“你们可能单纯觉得,我只是因为青戈是我麾下之人,我才这般维护他。”

他轻笑一声,“这是一部分因素,但绝对不是我最看重的地方。”

“嗯?”命尊微微挑眉,静待下文。

赤尊颔首,悠悠而道:“我们魔域与人域大战一触即发,先不说这一战不一定好打……

假若真打下人域,那之后就是划分利益,势力重新洗牌的时候。”

“我们八大圣魔族本就分庭对峙,互相不合,内斗无数,只是后来由于深渊陷入荒败,迫不得已才停止的内斗。”

“如今,我们有一致的敌人——人族,所以在表面上还算是和谐。”

“但是,等将来打下了人域,在分地盘的时候,大家可不会客气。”

“他们在进,我们若是进的少了,其实就等于退。”赤尊一脸肃穆。

“单以目前战力来看,我们兵魔一族在八大圣魔族中排在中游位置。”

“本来在短时间内,我们兵魔一族的实力也很难发生突飞猛进。”

“但是,现在不同了。”

赤尊声音逐渐变大,“魔剑之强,你们应该也心里有数。

青戈得到魔剑认可,又悟透莽苍战法,天资绝代,可以说是必成魔尊。

若是我们肯下血本培养他,届时,他若是进阶魔尊,再凭借魔剑,未尝不能拥有你我三人这个级别的战力。”

“多出这样一份战力,代表着什么,你们应该也清楚。”赤尊说道。

命尊与战尊闻言,微微颔首。

决定一个种族强弱的,顶端战力绝对是最重要的评判因素。

“若是他到那时,真的能到我预想的这个地步,那我们兵魔一族的排名,在八大圣魔族中前进一两位不是问题,到时也就能分得更多的地域。”

“收回魔剑,我们也用不了,只能是当作摆设。

只有在他手上,魔剑才能发挥杀伐利器的作用,有可能为我们兵魔一族在将来占得更多话语权。”

“这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啊,你们二人难道要因为自己的偏见,放弃这种可能吗?

“你们觉得呢?”赤尊问道。

命尊与战尊陷入了沉思之中。

片刻后,战尊瓮声道:“确实如此,剑罗王城中出现荒,所以不得已我们只能跟其它七域协调大战时间。”

“可他们呢?各种踢皮球,顾左言他,说到底就是想落井下石,或者看我们吃瘪。”

“这种憋屈,当真是不好受。”

“八大圣魔族不合才是本质,要想真的和谐根本不可能,大战将启,我们每多一份强大战力,那就是多一份话语权。

种族要想强盛,靠别人终究是不行的,唯有自强,我们要以大局为重才是。“

战尊同意了赤尊的说法。

“命尊,你觉得呢?”他转头问道。

命尊沉默了许久,最后缓缓点了点头。

.............

真王宫三大魔尊在商讨魔剑去留。

王城的另一个角落,鸿烈魔主府。

书房内。

嬴界刚从御剑台离开,回到府中。

“一定有问题,这个青戈一定有问题。”想到刚刚在御剑台那如芒在背的感觉,嬴界握紧拳头,不断念叨道。

他一直确信嬴钧是死于青戈之手,并在不断追查。

但如果说先前只是仇恨青戈,且为了夺回血神砂矿脉,才这般针对青戈的话。

那他现在就是自救。

悟透莽苍战法,获得魔剑认可。

这两件事相加,青戈的身份地位瞬间就提高到了一个恐怖地步。

那他当初指使死士袭杀青戈之事,就会成为青戈刺向他胸口的矛,让他不得好受。

他必须自救。

此时,也唯有找出青戈截杀嬴钧的证据,才能让青戈没有立场再以此事找他麻烦——你杀嬴钧,我杀你,大哥不说二哥,要么都作罢,要么一起自爆。

这般想着,他的手中出现了一块银灰色的棱柱晶石。

嬴界指尖轻点在晶石上,晶石就像被激活了一般,瞬间就射出无数道熠熠的光芒,在半空中组合出一道道虚影。

虚影在一幕幕不断变化,跳动。

这是当日影楼截杀陆青山时的画面。

他派出死士对付陆青山的目的,是为了引出陆青山背后可能存在的那位师傅。

他生性谨慎,且做事总喜欢多算一招。

嬴界的想法是,假如那位“青戈师傅”足够强大,就完全可以在不显露身形的情况下,出手救下青戈。

这虽然能验证他的猜想,但对于他揪出这位存在却是没有任何帮助。

面对质问,青戈也完全可以用不知情的说法搪塞过去。

所以,他又让影楼在身上携带了一枚留影石。

留影石一份共有两枚。

一枚由影楼携带,另一枚则是在他手上。

至于留影石的功能,也很简单。

就是会以影楼的视角,记录他所看到的每一幕情景,其中包括气息声音等细节,然后传到他手中的留影石中——通俗来讲,其实就是生动一些的监控。

而他,就会以这些画面作为线索,寻找其中的蛛丝马迹,揪出出手的“青戈师傅”,并且将之作为证据。

不过,后来截杀计划出了点意外,是嬴明月出手救下了青戈,而非那个神秘的“青戈师傅”。

所以他只能是自认倒霉,并没多想。

这些虚影他当时也就随意扫了一遍,没发现什么异常之处,也就此事作罢了。

但是,如今他又再次将这些虚影翻了出来,不甘心地一点点细看:

影楼出现在森罗楼中。

这是他所截取虚影之始。

画面在不断移动。

因为影楼正在观察周边的环境与人物。

这是精通刺杀的死士才有的习惯。

对于嬴界而言,这些画面就像是与主剧情无关的支线,漫长且毫无意义。

所以,上一回他是快速跳过这些画面的。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了。

他开始跟着影楼的视角,目不转睛地看着画面,认真观察每一处细节,一点一滴地收集线索。

许久之后。

他摇了摇头。

“没有发现异常之处。”

他并没有感到颓然,继续观看画面。

很快,在门口,一个身影走了进来。

故事的另一个主人公,青戈。

接下来在影楼的视角中,画面大部分都是森罗楼中的其它场所。

可在每一幕画面的角落里,青戈的身影却是一直都存在着,而且无比清晰。

这是影楼在用眼角余光关注着陆青山,同时也不暴露自己,免得引起他警觉。

非常专业。

嬴界在心中想道。

这时,画面角落里的“青戈”已经在侍女的带领下,走向森罗楼深处。

下一刻,虚影中所有的杂物全部消失,仅剩陆青山与他身边的侍女。

嬴界明白,影楼出手了。

一道漆黑的刀光在画面上闪过。

是影楼的刀光。

不过,这一道刀光看上去分明可以直接将“青戈”枭首,却是多此一举地对着青戈身旁的侍女斩去。

换做其它的主子,恐怕都气得破口大骂了。

但是嬴界十分平静。

这是他要求的。

影楼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侍女的腰肢,在这一刀下,没有意外的一分为二。

场面极其血腥。

须臾后。

影楼再次扬起手中长刀。

他怒吼道:“青戈,你给我受死。”

青戈露出惊骇的表情。

不过,虽惊不慌。

在生死危机面前,还能保持仪态。

果然不简单。

嬴界站在上帝视角评判陆青山的表现。

这当然只是一句废话。

悟透莽苍战法,得到魔剑认可的人,要是还能算简单的话,那还有谁能称不简单?

嬴界继续观看。

没有任何异常,青戈似乎也无力反抗。

他预想的“青戈师傅”并没有出现,也没有出手。

可是,这时候,一道血箭凭空出现。

它速度无穷快,威力惊人,瞬间泯灭了影楼的攻势,以及他的生机。

“祖父还是强大啊。”

嬴界喃喃道。

一滴神魔血就有如斯威力,确实惊人。

这时,虚影一片模糊,然后是一片黑暗。

-----影楼瞬间身陨,身上的留影石,也同样在这道血箭的无穷威力下化为齑粉,画面自然也就戛然而止了。

“还是什么线索都没有。”

他摇了摇头,有些沮丧。

“当日,影楼出手袭杀青戈的时候,动作已经依我所言,足够慢了。”

“可即使这样,我预想中的青戈背后的神秘师傅却依然没有出手。”

“若不是嬴明月恰好出现,当时青戈就应该死于截杀了。”

“所以,在抛开他并未关注着青戈动静,或者一时走神,反应不过来这些观点之后.......”

“就算不愿相信,但事实就是,我所想的这位“青戈师傅”极大可能根本不存在?”

“可假如嬴钧真的是死于青戈之手,他究竟还有什么办法做到此事呢?”

嬴界陷入沉思。

时间一点一点在流逝。

某一刻,他突然是想起了什么。

于是,嬴界心中一动。

他身前的虚影画面再次出现,开始飞快倒退,最后定格在其中一幕上。

正是影楼第二次发起攻击时的画面。

这一次,嬴界不再关注其它,双眼死死盯着陆青山的右手。

“找到了。”

“青戈”的手心中好似抓着什么东西。

因为仅仅露出一角,所以并不明显

再加上影楼全神贯注发动攻势,不会注意到这些细节。

但是很多时候情况就是会这样,有些细节你可能没注意到,但确实是看到了。

即使嬴界现在是以类似于“全景回放”的方式,审视影楼当初看到的每一幕,也都是到了此时才注意到这个细节。

“那是什么?”

嬴界轻声喃喃道。

他挥了挥手,画面又开始回转,往上一幕画面跳。

很快,在仔细对照过后,嬴界得到了一个确定的答案。

“青戈的手上先前是没有这个东西的。”

“也就是说,这东西是青戈在面对影楼发起的第二次致命攻击时,于生死关头才拿出的东西。”

“所以,这应该就是青戈的底牌,是在他看来,唯一可能抵挡影楼攻击,救他性命的物品。”

“只是因为嬴明月的突然出手,导致青戈又将之收了回去。”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嬴界极其敏锐地察觉到,这个东西必然极其重要,极有可能就是是揭露真相的契机。

这般想着,他一咬牙,心念一动,从芥子之中无比珍惜的取出了一块紫金色的矿石。

他催动魔气,挤压这块矿石。

很快,紫金矿石中逸散出一些紫金色的雾气。

嬴界一挥手,这些雾气就涌向正在回放虚影的留影石中去。

留影石上有光芒一闪而逝,

随之,他意念微动,半空中那被定格的画面,在他的操纵下开始不断放大,于陆青山右手处聚焦。

那物件所露出的一角形象,也跟着变得无比清晰起来。

嬴界瞪大眼睛,再次抬头观看虚影画面。

那是一角明黄色的纸张,其上有一小截......剑气之影。

虽在纸上,但透过画面,他仍能感受到其中剑气的喷薄欲发之意以及凛冽之意。

“这是?!”他无比震惊,“符箓吗?”

他认真端详了几眼,最终做出判断,得出答案。

“是符箓,但也不是符箓。”

“它有符箓的模样,却没有符箓的性质,并非通过制符术得出的。”

这应该仅仅是制造者以通天之力,将一部分力量封存于载体中的产物,算是“伪符箓”。”

“论威力,仅凭气息感觉来看的话,大约能达到顶尖魔帅一击的层次,虽然因为隔着画面看,判断不会完全准确,但出入应该也不会太大。”

鸿烈魔主府中,嬴界露出释怀的笑容。

“竟然是这样的。”

剑气.......

这不是对上了吗?

“果然是你啊,青戈。”

原来真相就在眼前,只是被他暂时疏忽了。

现在,一切的谜语揭开。

原来你就是是用此物杀的嬴钧。

嬴界注视着在陆青山手心露出一角的剑符,面上泛起一抹得意之色。

真相,终于被他看穿。

耗费如此大的心力与代价,但他总算是如愿以偿。

都是值得的。

嬴界站在原地,微微闭眼,在心里将此事进行完整复盘。

这一次,他不会再对“青戈”有半点小觑。

过了片刻,他陡然睁开了眼睛。

“等等,问题好像有点大。”

他条理清晰地分析起来。

“青戈背后并无神秘人存在,所以他的剑符是哪来的?”

“他又是如何修出那般高超的剑道?”

“另外,剑气是人族剑修的手段,我魔域之中,应该几乎找不到去钻研这种东西的人才对.......”

“最后,虽然凭借剑符,他随便找一个人就能完成对嬴钧的截杀。

但如此大逆不道之事,一旦暴露就是万劫不复,所以他必须让信得过的人去做此事。”

“可是,他总共就带来了三个手下,当时也都在府中,他背后又无神秘人,那究竟是谁出的手呢?”

这般想着。

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枚墨玉。

这是当初赤普给他传来的青戈的详细情报。

这一次,他将注意力集中在了青戈的战力介绍上。

“初等魔将,这点没有出入。

领悟了兵字诀一印会,这倒是有点本事。

只不过在王城里还没有人能逼他使出兵字诀,所以也没见过他施展此秘。”

“不通战法,纯靠莽力以及神通战斗,所以被赤普评价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但事实上,他却是可以自创战法,悟透莽苍战法的奇才。

甚至毫不夸张地说,在当今焚月域中,单单于战法一道的天赋上,他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一批人。”

“这藏拙藏得也太彻底了,硬生生将自己从一个战法天才,演成了这般。”

“但是为何呢?”

“像他这般战法天赋如此出众之人,要想做出完全不通战法的姿态,实际上是很难的。

战法这种东西,一旦掌握,可以说是已经深入肌肉记忆之中,不自觉就施展出来。”

这就像歌唱技巧好的人,由于音准太准,想要故意唱走调都是很难的。

嬴界继续思考道:“假如是我的话,与其如此极端,还不如表现出自己战法资质一般,这样既不会引起别人忌惮,也会减少暴露的风险。”

“青戈绝对不蠢,我能想到的,他肯定也能想到,可他偏偏是做了个最差的决定。”

“这又是一个不合理的地方。”

“实在太奇怪了。”

“这个青戈身上处处都是疑点,处处都是矛盾的地方。”

“他前后的差异太大了。”

“虽然旁人都觉得可以用先前是韬光养晦,现在才锋芒毕露来解释。

但以我通过如此详尽的情报,来对比他先后的表现,可以明显感觉到,有很多地方不是藏拙就能解释的。”

由于他对青戈的无比关注,所以他可能是目前为止,对青戈前后转变感官最为强烈的人。

“特别是战斗风格这块,先前的青戈,分明是依靠肉身莽力与神通战斗。”

“但是自从到了王城,他就再也没动用过‘招兵’神通,也再没倚仗过肉身,完全凭借技近乎于道的战法战斗。”

“不用招兵神通,勉强可以理解,但是肉身本就是我们魔修最为强大的武器,为何连这个都摒弃了?”

“正常藏拙的话,一般是将自己的实力示弱,比如我将剑法修习到了四重天,但只展现出一重天,这样既轻松,又能减少暴露的可能。”

“可青戈呢,他是剑法四重天,表现出刀法一重天的这种方式的藏拙。”

“牛头不对马嘴,完全没有道理。”

“他为什么要做如此奇怪的事情?”嬴界自问道。

他闭上双眸,认真思索。

“难道……此青戈非彼青戈,青戈在来王城的路上被人取代了?”

他想到了一个可能。

“不对,假如现在这个青戈是伪装的,那为什么弑吴祖父身为魔尊,会看不穿这种伪装?”很快,他又否定了这个猜测。

他不相信世间会有伪装之术,可以骗过魔尊这等级别存在的眼睛。

他的推测,与客观事实发生了冲突。

那是什么情况.......

嬴界沉吟了许久,发现这件事一团乱麻,毫无头绪。

让人烦躁。

“不对……”

他忽然就笑了。

“我要想那么清楚干嘛?”

他又不是什么捕头。

确定嬴钧为青戈所杀,并且青戈有鬼这两点不就好了。

前一点可以让他与青戈站于平等地位,让青戈没有立场追究他出手之事。

但是后一件事,却是能让他反客为主。

“逆转局势不是只有你会,我也会。”嬴界自语道。

至于接下来怎么做.......

将这个发现通传上去,致青戈于万劫不复?

不,那对他没有太大的好处,无法利益最大化。

这件事他不会跟任何人说。

嬴界的眼中闪过贪婪的目光。

‘魔’剑。

还好是现在才发现真相的,不然他就要错过一桩无上机缘了。

亲身体验过‘魔’剑的暴躁,所以对于青戈能掌控‘魔’剑,他心中一直是存疑的。

青戈,一定是使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段,才得到魔剑认可的。

而现在,青戈的把柄,被他握在了手中。

他完全能以此胁迫青戈,夺取‘魔’剑,获取机密。

若是将此事汇报上去,这好处哪里轮得到他?

嬴界内心愈发坚定。

还有,甚至青戈能悟透莽苍战法背后的原因,可能也不简单。

毕竟,就青戈当时展现出来的姿态来看,他好像是笃定自己能感悟莽苍战法——要不然他也不会去参加祭祖典礼自取其辱。

可问题是,青戈自来到剑罗王城后的行踪都在他的监视之下,他可以确定,青戈绝对没有去看过战法碑。

所以,他哪来的自信?

青戈的身上有太多秘密了。

不过,这些秘密马上就会被他所掌控。

喜欢这个剑修有点稳请大家收藏:(www.sntxw.com)这个剑修有点稳少女同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这个剑修有点稳最新章节 - 这个剑修有点稳全文阅读 - 这个剑修有点稳txt下载 - 暴走叉烧包的全部小说 - 这个剑修有点稳 少女同学网

猜你喜欢: 英雄联盟之灾变时代阿拉德的不正经救世主我一个人的游戏世界神级英雄死亡神座超神枪炮师召唤圣剑一开始我只想当个演员从荒岛开始争霸我的亡灵小弟有点多网游之畅游铸圣庭中国体育人英雄联盟之逆天外挂奔跑吧足球我快亏成麻瓜了神说世界主神崛起网游之最强传说网游之终极盾皇绿茵之黑暗后腰我真的是个内线子弹世界NBA之王我玩游戏就能无限变强无尽武装
完本推荐: 龙在边缘全文阅读九阳剑圣全文阅读玄霸九天全文阅读爷是病娇,得宠着!全文阅读无上仙魔全文阅读教我如何不想他全文阅读明朝伪君子全文阅读发个微信去天庭全文阅读嫁给林安深全文阅读黑暗文明全文阅读权柄全文阅读系统维护中全文阅读无限动漫录全文阅读武灵天下全文阅读仙武帝尊全文阅读惊悚乐园全文阅读嫌疑人有47条染色体全文阅读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全文阅读我行让我上[电竞]全文阅读淑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聊斋剑仙带着农场穿年代文荣宁龙珠超的超赛神开始我本港岛电影人太古剑尊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暴君闺女五岁半福运甜妻有空间[综英美]甜食控的次元便利店农家辣娘子惊天剑帝澹春山穿成四个宠妹狂魔的弟弟女总裁的全能兵王老祖宗她又美又飒我的网恋对象是明星太古龙象诀拐走女老师的闺蜜娱乐一夏穿越农家团宠福气包开局见到孙悟空穿越兽世逆袭当团宠凰妃之一品嫡香都市极品医神王者荣耀之异界当城主消除你的执念[快穿]神豪从签到开始僵尸保镖西游:我,黑无常,地府签到十万年

这个剑修有点稳最新章节手机版 - 这个剑修有点稳全文阅读手机版 - 这个剑修有点稳txt下载手机版 - 暴走叉烧包的全部小说 - 这个剑修有点稳 少女同学网移动版 - 少女同学网手机站